Monday, November 5, 2007

漫無目標的感觸

當我參加在台中的演唱會時﹐我心裡的感覺有點矛盾。看伍佰和China Blue的表演令我非常愉悅﹐可是太多好朋友們不在我的身邊﹐令我很難過。Nat、 小牛、 Sharrie、 小魚、PJ、 舜、阿慈、Betty、 阿桑、秀春。。。為什麼你們都沒來﹖是因為你們都變心嗎﹖這件事給我奇奇怪怪的感覺﹐只有我跟夏琳﹐雖然玩得十分開心﹐但是還是有一點寂寞。演唱會曲終人散之後﹐不是很多人一起去吃飯﹐大家你問我﹐我問你討論演唱會某些部分﹕「小朱做那樣做很好笑﹐對不對﹖」「你覺得伍佰唱那首歌唱得怎麼樣﹖」我很想念這種情況。

日善怎能認為我有興趣再和他見一次面﹖去年九月他和Lisa結婚﹐然後回去日本﹐從那天以後﹐一直都沒跟我聯絡。上個星期六﹐晚上十一點多﹐收到他的SMS真令我驚訝! 「瑪拉﹐我們跟小孩回來臺灣﹐明天可以見面嗎﹖很想念你!」。看完以後﹐我就發怒。想念我嗎﹖狗屁! 一年多都沒有溝通﹐這樣不算是朋友﹐我回答說﹕「對不起﹐我在高雄﹐明天早上才要回去臺北﹐而且明天都沒有空。」以前﹐我以為我跟他好像姊弟一樣﹐可是後來他原形畢露了。

一個人從小到大變化很大﹐譬如說﹐我在國中的時候﹐都太害羞﹐若是一個我喜歡的男生跟我說話﹐我就面紅耳赤﹐張口結舌﹐不知道怎麼回答﹐ 後來就很笨的話脫口而出。現在我完全不一樣了﹐總是暢所欲言﹐甚至於偶爾傷了別人的感情﹐尤其是喝酒後。

我有一個知已朋友叫Cheryl﹐她也是美國人﹐目前住在香港。我們在一起的時候﹐常常很淘氣。當我們搭捷運時﹐平常會嘲笑別人的衣服或髮型來打發時間。我們不用說話﹐要是看見奇異的人﹐我們只要擠眉弄眼彼此﹐就能了解﹐會心一笑。我希望今年Cheryl和她的男朋友,Terry,可以來看我。如果他們說要來﹐那真是天下最好的消息。

3 comments:

立婷 said...

hi, 瑪拉,我是路人立婷^^,偶然看到你的BLOG,你的中文用字幾乎都是對的,不知道你在台灣多久了?現在還在台灣嗎?
關於你提到"一年多沒連絡就不算朋友"這句話讓我有些感觸,其實我也不知道這句話對還是不對,時間和距離真的會影響友誼跟感情,雖然我曾經跟我的朋友說,即使任何時候他打電話給我,或我突然連絡他,我都會覺得是理所當然的,但是我還是不太敢挑戰我跟他友情呢.一點想法與你分享^^

WuBaiCBFan said...

謝謝您在這裡留言,我還在台灣,兩個星期前開始念淡江大學的中文系,真的很難!我學
中文學了三年,不過還不夠.老師講的時候,我常常聽不懂.哎喲,怎麼辦?希望我能很
快就了解,十一月要考其中考!

立婷 said...

哈哈,你學中文的狀況就跟我學英文一樣,感覺上好像都懂,可是有時候就呼朧晃過,考試加油喔^^